白砚

Unlight沉迷中。

满04

04

满做了个梦,梦见了自己成为式神之前的事。

梦中的满百无聊赖地蹲在村中最高点上,看着夜色向西突进,瞬间吞没整个村庄;人类点燃的光明紧随黑色浪潮铺展开来,虽然它们比不上黑夜前进的速度,但也迅速地盖满了这片土地。

满呼出白雾,然后看着它们飘向冬日的夜空,在褪去喧闹的村庄上空散开。

妖怪是游离于人类常识与生物定义之外的东西,并没有气温的概念。作为一只妖怪,满喜欢人类的灯火,即便它们并不能给它温暖。

今天是阴天,没有星星。

——正当满这样想着,一团鬼火飘了过来。

“老大!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“还记得那个向您许下希望妻子死去的愿望的人类吗?俺们将他的妻子神隐了几天,这个愚蠢的家伙竟然真的以为她死了,接连几天都带不同的女人回家睡觉呢!”

活动不受昼夜限制也不惧火焰的满备受小妖们崇拜,半推半就中就成了领头羊——既为了满足手下的愿望和自己的虚荣心,站在人类对立面为非作歹;同时又小心地把握分寸,避免作出大祸引来阴阳师。

“哦,然后呢?”

“然后俺们趁着奸夫淫妇交合的时候,直接把那个笨女人放回家了!”

不是满不感兴趣,是它干过太多捉弄人类的事了。之前还有一例,满集结一票妖怪将一位富有的老人神隐了,待到他的儿女们为了遗产而撕掉了和睦的伪装时,又将老人送回了充满厮打与咒骂的豪宅。

“然后女人就拿起刀……”

最后那个皱巴巴的老家伙怎么样了呢?大概是被当场气死了,在晚辈的推搡中被误伤致死了也说不定。满不再去听鬼火的聒噪,开始绞尽脑汁地回忆那个老倒霉蛋的末路。

——当一只灾兽的兴趣是作弄人类时,他所带来的痛苦远比直接带来灾祸更让人难以承受。但满对人类并没有纯粹的杀意,它喜欢人类的灯火,也喜欢折磨点燃灯火的人类,这注定它总是若即若离地徘徊在村落附近。

“冷烛,为什么妖怪和人类总是站在对立面?”

“因为憎恶。人类憎恶俺们,俺们也憎恶人类,所以对立,所以打个不停——老大,难道你不恨人类吗?”

恨,当然恨,怎么会不恨呢?你看那成百上千盏灯中,没有一盏属于我。

满闭上眼,不去看那些在寒风中摇曳的光芒:“那你说人类是何时出现的呢?”

鬼火在空中无言地漂浮了一会后,毕恭毕敬地说:

“老大对不起,俺不知道。俺只是一朵不到百岁的小小火焰罢了,无论与谁相比都显得无知又弱小。别说是人类的开始,俺想必也无法看到人类的结束。”

“没关系,就算真的有妖怪见证了人类起源,它们也不一定能看到人类的结束。”

满觉得这种时候应该予以冷烛安慰,但想不出什么有领导气质的话能把气氛变得活泼,只好不漏声色地模糊重点。

回忆过去的几百年,透过樱花所看到的炊烟,在树洞中所瞄到的挽起的裤脚,摇曳起伏的金色麦浪,被两足踩得紧实的积雪,满早已看厌;而人类发现了更多对付妖怪的手段,大势已去的大妖怪不得不降低吃人的频率;失去庇护的小妖怪们夹起了尾巴过活,害怕丢了小命。

——满亲眼见证了人类从脆弱变得繁盛。活得小心翼翼的家伙们不再是人类,而是妖怪。

就这样,捉弄人类的兴趣越来越淡,睡觉的时间越来越长,直到迁出村子,满都是一只不被任何人知晓的妖怪。离开那日,满看着熊熊燃烧的房屋,再次确认了自己的确是一只灾兽——就算不直接使用妖力杀死人类,自身的存在也会招致巨大的灾祸。

也许,我真正想问鬼火的问题并不是那个。满再次呼出白汽,眺望着光海,在心里这样说着。

在它思考时,一盏灯笼悄悄熄灭了。然后,仿佛以此为契机般,村庄一点点暗了下去,最终只剩星星点点几盏光。

“冷烛,原来这个村庄尚未存在时,夜晚有这么黑吗?”

满转过头去问鬼火,发现空中的那抹蓝色已经不在了。

无人回应的话语伴着白汽散开。

 

 

05

醒来的满最先看到的是倒在院子里的晴明。

“……”

它无言地低头看了看地上的血,眼中的金色岩浆般涌动。

“就算这家伙只是个无能的烂好人,你这样做我也还是会生气的。”然后它对着面前的百鬼之王——酒吞童子不紧不慢的说着。

下个没完的雨不知何时停了,阳光自薄云中洒在满的身上,却没能缓解它所感到的刺骨寒冷。

“没有法力的阴阳师,无能的式神,你们还要挣扎什么呢?”

“是啊。”满背对着浑身是伤的晴明。“你太弱了,所以这次就不要怪我哦。”

虽然酒吞童子身为百鬼之王,但看起来也只不过是一个俊秀的青年而已,不过满知道,这的确是个货真价实的怪物。黑色的身形在一瞬间就变大了数倍,随之而来的是晴明衣衫之中什么东西烧掉的声音。

“原来……你一直……都可以那么轻易的挣脱我的封印啊……”晴明勉强睁开被血水模糊的眼睛。

黑色的光从一点波动扩散开去,瞬间侵染了整个视野,阳光也只能透入三分光芒。黎明瞬间就成了傍晚。

“……灾?哼,你比我想象中还要能干。”

酒吞童子判断出这光之所属的同时,迅速捂住了胸口:“该死……心脏的节律都混乱了……轱辘首这个蠢货,居然没有告诉我这么重要的信息!不过你的主人没问题吗?你带来如此强大的灾难,就算能击退我,也会杀死你的主人。”

“没关系,那家伙是个烂好人。”

虽然这样说,不过烂好人也不是不会死吧,满在心里反驳了一下自己说的话。而酒吞童子没有再恋战,开始向后退去,因为对于百鬼之王而言,这本身就是可有可无的战斗,就像刺探,挑衅也说得通。

——所以它干脆就退去了,留下的只有满,和看起来比刚才伤的更重的阴阳师。

“我救了你哦。”敛起黑色光芒的它对着自己的主人说。

“你才是真的想杀了我吧……”晴明笑了笑,这样回答它。

评论(2)

热度(5)